面对周氏的不信任,安吉祥却并没有觉得意外,而是稳稳的扶着周氏的手,脸上的笑容一点儿也没有消失,她配合着周氏挺下了脚步,回头一脸坦然的看着她:“怎么会呢?三妹妹目前可是太后吩咐要好好照顾的人,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,也不敢把太后交到我手上的人给玩没了呀!”

   “那就好!”周氏这才满意的笑了笑,微微扬起头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从房中走了出去,直到廊下才停下脚步,回头瞟了一眼安吉祥:“不用送了,你如今是有身子的人,可得好好将养着!”

   安吉祥倒也没有客套,而是就顺势收了手,笑吟吟的看着周氏点了点头:“恭送母亲。”

   周氏没想到安吉祥会真的这般爽快,她一时间脸上有些挂不住,但最终还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之后,才转头怀着怒意恨恨的朝外走去。

   直到看着周氏出门,安吉祥脸上的笑容才敛了下来,扭头看了一眼守在廊下的春蝉:“盯着门口,云裳,你进来。”

   “长姐……”

   安吉祥正要转身进门,却听到身畔的长廊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细细的低唤,她回头一瞧,竟然是一直躺在床上修养的安舒雅。

   她此时正穿了一件对襟短袄,披着一件菱花短毛的斗篷,娇怯怯的扶着丫头的站在那里看着这边。

   见到安吉祥回头看她,她的脸上有着一闪而过的怯懦和退缩,但是最终却还是稳住了脚步,小心翼翼的看着安吉祥道:“打扰长姐了。”

   “没事,你这身子才有所好转,不好好的在房里将养着,出来吹风受了寒可怎么好?”安吉祥看着安舒雅,脸上的表情放缓了不少,却还是有一丝不赞同,她叹了口气:“罢了,你既然来了,就进来坐坐吧。”

   语毕安吉祥又回头对着已经站到她身边的云裳道:“去准备茶点来,特别是三小姐喜欢的软云糕。”

   安舒雅感激的红了眼眶,上前来扶住了安吉祥:“长姐关怀,舒雅没齿不忘。可是,可是……”

   暖暖的模糊

   安舒雅说着说着已经是哽咽难语,她的担心安吉祥却很明白,只是安抚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没事,有我在,有太后在,是不会把你再送回去安家的。等到过阵子这件事了结了,你的身子大好了,咱们再说以后的事情。”

   “嗯,母亲说的是真的吗?”安舒雅陪着安吉祥走到暖阁内坐定,才犹豫着开口,试探性的问道:“就是,那个郭都督,要娶我过门的事情?”

   见安吉祥看着她,她有些脸红的绞着手指,喏喏的垂下头,黄色短视频app下载排行低声道:“我,我刚刚在隔壁都,都听到了。”

   这院子的主屋其实是通透的。

   方才安吉祥与周氏在房中谈的话,安舒雅躲在一旁的侧间自然也能听得清楚明白。只不过她赶在周氏出门之前,便已经从另一边的房门躲了出去,所以即使是周氏最后离开,也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。

   为了自己的前程命运多关心一些倒也不算过分,只不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