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猛然的想,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嫁给他,真的只是为调查父母的真相吗?说到底,还是因为爱。她爱这个男人,爱了太久太久,爱的再怎么痛楚都不舍放开。

这才是真正的原因,她嫁他的原因,她会为他生孩子的原因。男女之间的结合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直接更强大了。

想到这里,她伸出手环住了他的颈,唇亲住了他的颈侧。

就是这样折腾了半个多小时,完事后明懿紧紧抱住她,不住的亲吻她的脸颊颈侧。

馨馨始终闭着眼,明懿亲到她嘴角说:“再不说后悔的话行吗?”

她不会知道,她一说后悔,对他来说是多么重的打击。

“嗯。”缪馨应了,抱着男人紧了紧。

夫妻俩都决定不再提那些事,相拥缓缓入眠。

而这一夜的医院,却有些不太平。

加护病房不能留宿,苗徐行不放心,便直接在外面的椅子上休息。现在这样的情况,他也不可能睡着,便不时起身去看看一夏。

一夏始终没醒,苗徐行看了她现在各项情况,都快恢复正常,按理她应该会醒了才是呀!

正想着,他的手机响了,是母亲打来的,

红唇女郎留恋已去的夏日清凉

他本来是要回H国的,但是一夏出事他根本不可能再回去,所以取消了航班。看到母亲的来电,他料定她肯定生气了。

这里的医道很安静,不方便讲电话,他便拿着手机去楼道讲话。

“妈。”苗徐行接通了电话。

“徐行,你现在在哪儿?”苗兰若问。

“妈,我暂时不能回来。”苗徐行回答。

“为什么突然不回了?徐行,我知道你想陪女朋友,但马上过年了,你知道你父亲每年都会陪我过除夕的,我希望你回来。”苗兰若说道。

“一夏出了意外还在医院,我真的走不开。”苗徐行回答。

苗兰若听着这话,她其实对明一夏的印象并不差,甚至还有几分喜欢,听到她出意外先是一愣忙问:“她出了什么意外?”

“车祸,还在重症病房。”苗徐行回答。

天哪!苗兰若大为震惊:“她现在没事了吧!”

“今天做了手术,现在还没醒过来。”苗徐行声音有几分疲惫,“妈妈,我要等一夏度过危险期才行。”

做了手术?那说明很严重呀,苗兰若便说:“那好吧,她没生命危险就好。”

“还没醒过来,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”苗徐行捏了捏眉心。

“别担心,她一定会没事的,那你先照顾她吧!”苗兰若想了想又说,“妈妈还是希望你,过年前能回来。”

“我看情况而定吧!”现在这情形,他是不可能离开一夏的。

“嗯,实在不行也没办法。”苗兰若不是不通情达理的,人家出了这么大的事,她要是硬要把儿子叫回来,那也太残忍了。

结束完电话,苗徐行才往回走。

一回去,便看到宋漫云从病房出来,他眉头一拧走过去。

“苗先生,感谢你在这儿照顾一夏。不过这里不用你了,你可以回去了,我会照顾一夏的。”宋漫云说道。

苗徐行看着宋漫云,神情冰冷:“宋女士,我是一夏的男友,我照顾她理所应当,你不用谢我。另外,一夏会继续由我照顾,这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!”

宋漫云呵呵笑一声:“苗先生,你看着像聪明的呀,一夏是我的女儿,要是我没同意你们在一起,你们就得立即分。你是哪里来的底气,敢在我面前说这些话呢!”

苗徐行知道宋漫云这人的脑回路跟常人不太一样,只道:“宋女士,如果你不走,我会让你护士请你离开。”

宋漫云今天在明懿这儿受到刺激,没想到一个苗徐行也敢跟自己这么讲话。

正说着,苗徐行看到有护士过来,立即让护士请宋漫云离开。

“你们看清楚,我是明一夏的母亲,你们凭什么让我走?”宋漫云不肯走,立即大声道。

苗徐行面无表情,看着宋漫云的眼神十分冰冷。

“请离开吧,宋女士,现在是晚上医院需要保持安静。”护士说着还是很有礼貌的请宋漫云离开。

“如果宋女士不肯离开的话,请保安上来。”苗徐行已经不怕得罪宋漫云,他绝不能再让这个女人来影响一夏甚至伤害一夏。

宋漫云看苗徐行这神色,十分认真的样子,好像她不走他真的会那么做。如果真的那样的话,那她真的会非常非常的丢脸。

最后,宋漫云还是悻悻的走了。

苗徐行进了病房,他坐到床边。一夏似乎还在沉睡着,他做了一下检查,她仍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“快醒来吧,快醒来。”他低低的念了一声,他只求这一刻她能醒过来。

一夏仍没反应,苗徐行握住她的手,却发现她的左手拇指上红红的,他凑过去闻了一下,是印泥的味道。他心一沉,这个宋漫云这么晚找一夏是做什么。

他找来湿纸巾,给一夏一点点的擦掉。

一夏是在清晨醒过来的,她醒来的时候正好苗徐行进来,看到她睁开眼。

苗徐行看到她,她缓缓的露出一抹笑容,苗徐行大步走过去:“你醒来了。”

一夏想回应,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,嗓子干疼的厉害。

“你刚醒来,又做了手术,嗓子需要一个适应过程,所以会暂时说不出话。”苗徐行忙说,“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一夏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缓缓的摇头。

苗徐行给她做了检查,然后说:“你手术很成功,好好休养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她眨了一下眼睛,有他在自己身边,她其实一点都不害怕。

苗徐行倒来一杯水,给她抹了抹唇:“你暂时不能喝水,我给你抹抹唇。”

一夏再次眨了一下眼睛,两个人四目不相对,皆笑了。

缪馨和明懿带着小琛一大早过来看她,知道她醒来都松了一口气。

“今天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去。”苗徐行的眉头总算拧的没那么紧。

“太好了,我就知道我一夏姑姑会没事的。”小琛说。

因为缪馨要上班,明懿还要送她去上班,他们没多呆便走了。

小琛要留在医院照顾一夏,反正现在他也不用上学了。

“那你不要太吵着姑姑,要让她休息,好吗?”缪馨嘱咐儿子。

“知道了,馨馨,你好啰嗦呀!”小琛说。

缪馨轻弹了一下小琛的额头,两个人这才走了。

明懿送缪馨去上班的路上,中间手机响了,他开了蓝牙接电话。

“明总,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说一下。”电话是叶思勤打来的。

“说吧!”明懿道。

“明天晚上宋女士连夜打电话来向我咨询一件事。”叶思勤说着又欲言又止,似乎有口难言。

“一次性说清楚。”明懿道。

“她问我遗嘱的事情,说如果明三小姐不幸去逝,该怎么继承。还有就是明三小姐一直买了健康险和意外伤害险,受益人是宋女士,她问如果真的出意外,她能不能如保险约定般由她获益。”叶思勤又道。

明懿听着这话,脸色难看至极,脑子嗡嗡的在响。

“她还说什么了吗?”明懿关。

“宋女士还咨询了明老先生的遗嘱,但您放心,没有您和明老先生的允许,我不会透露一个字。”叶思勤说,“老先生在住院时,曾经说过以后明家任何事情都听你的,所以我想我有职责跟你说。”

“……”明懿没回应。

“还有,明大先生这些日子也一直跟我联系,他想拿回属于他的环宇行驶权,问我要怎么操作?”叶思勤最近也是被这两个人整晕了,他只是一个办事的,大权在明懿手里,打电话问他也没用的。

“以后他的电话你大可不接。”明懿回应,“不用理他。”

“好的,明总。”叶思勤是有犹豫的,但是明懿的行事作风向来干脆利落,他用的人都要求认真负责,没有歪心思。叶思勤是觉得为明懿工作,比跟明文轩明志昆工作舒服多了,便决定铁了心站明懿这一边,既然如此自然要凡事汇报清楚

挂断电话,缪馨转头看他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?谁打来的。”

明懿看她,想了想便说:“叶思勤打来的,小事情而已,不重要。”

缪馨听他这么说,也不再多问。

到了律政司门口,明懿说:“晚一点我来接你下班。”

“嗯。”缪馨转头看,伸出手环住他的颈,“我走啦!”

缪馨要放开他时,明懿收紧手抱住她说:“我为你舅舅的事情道歉,我知道我做的不对,对不起……”

她颇受震动,没想到他会道歉,低声说:“你不应该跟我道歉……”

“身为检察官的家属,我不应该让你承受这样的质疑,是我的错。”明懿知道缪馨的原则性极强,他所做的是踩在她的底线上。

“那再来一次,你还会这么做吗?”馨馨问他。

这把明懿问住了,他略略迟疑,诚实的回答:“大概会。”

“所以你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缪馨说。

明懿无言以对,仍紧紧的抱着她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日本毛片儿.